非洲的新冠疫情咋样了

非洲疫情的防控结果,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全球疫情何时驶出“感染”快车道,但非洲还有太多未知。

非洲大陆极易遭受大规模冠状病毒暴发的侵袭,但不仅限于你可能想到的方式。

非洲54个国家里,52个国家都报告了COVID-19病例,30多个国家已经实施封锁措施,以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截至4月27日,非洲已经累计报告了超过例确诊病例,多人因此死亡。

非洲的确诊人数仍然少于其他主要大洲——这可能是因为非洲国家较早的采取了行动,来遏制病毒的传播,但也可能是因为非洲大陆的检测还远远不够。此外,非洲更年轻化的人口结构,也让疫情带来的后果,不像欧洲那样触目惊心。

换句话说,疫情在非洲可能已经大规模暴发,只是官方还没有确认而已。

专家们都在警告,目前的确诊数据不可能维持下去:在非洲,数以百万计的人当天采购食物。每天去一趟市场采购对许多人至关重要,因此,政府要求人们保持社交距离,从长远来看可能行不通。

贫穷国家实施封锁的毁灭性后果

人道主义组织MercyCorps驻肯尼亚的经济和农业专家希恩?格兰维尔-罗斯(SeanGranville-Ross)告诉VOX,大规模的冠状病毒危机将“迅速成为同等的粮食安全危机。”“我们知道非洲有数百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上。受到丝毫冲击,都会使他们跌破贫困线。”

这会加剧非洲面临的已知挑战。在没有国际组织支持的情况下,许多国家的医疗保健系统本就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治疗患者。许多政府甚至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告诉公民应采取哪些预防措施来阻止这种病毒。非洲大陆数百万人的国家(主要在东部和南部)还承受着世界上最重的基础疾病负担,例如艾滋病,这可能使他们更容易感染COVID-19。

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在未来六个月内,非洲大陆的确诊病例数会增长到万例。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此前的一份报告预测,非洲大陆约有30万人可能死于这种疾病。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的另一份报告称,即使在最理想的防护情况下──即一旦达到每周每10万人中有0.2人死亡的水平时,当地政府就开始实施严格的的社交疏离措施,非洲仍会有1.亿人感染、万人住院和30万人死亡。

4月20日,加纳部分地区解除封锁后,人们聚集在KwameNkruma/法新社

坏消息很多,但也有一些乐观的理由:非洲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大陆,超过98%的人口年龄在65岁以下。与欧洲这样的人口老年化程度较高的地区相比,这可能会降低死亡人数。

此外,许多非洲国家有应对重大传染病暴发的经验,尤其是年在西非暴发的埃博拉危机,国际组织也在努力提供援助和培训。

但非洲大陆面临的最大问题,如普遍贫困,治理不善和重大债务负担,仍意味着冠状病毒危机可能会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进一步加深非洲的困境。

“至少到明年,我都会担心,”年到年曾担任美国驻博茨瓦纳大使米歇尔·加文(MichelleGavin)说。

大多数非洲国家迅速采取了行动,

遏制了更大范围的暴发

2月3日,非洲大陆确诊首例COVID-19病例几周前,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成立了一个病毒防控工作组。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约翰·恩肯加松博士(JohnNkengasong)当时说:“这种疾病严重威胁着非洲的社会、经济增长和安全”,“如果我们不及早发现并控制疾病暴发,就无法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

非洲疾控中心主要通过强检测和封锁措施(尤其是在边界),实现这一目标。在非洲,许多国家已经具备建立类似埃博拉等疾病检查站的经验。

中国派驻非洲疾控中心疾病控制高级顾问王晓春教授在最近的一次研讨会上说,非洲一直在应对传染病的发生。在新型冠状病毒之前,刚果金暴发了埃博拉疫情,“刚果金周围的这些非洲国家,其实都受到埃博拉传播的风险,所以他们一直应对埃博拉疫情。埃塞俄比亚在报告第一例COVID-19病例之前,霍乱正在流行,有很大的一支队伍在应对霍乱的暴发。”

因此,2月27日,在尼日利亚报告第一例确诊病例之前,撒哈拉以南非洲在一些方面已经占领了一些先机。

但是情况依然很复杂:第一例病例是个感染后无症状的意大利男子,他到尼日尼亚旅行,在确诊之前已经自由活动了两天。幸运的是,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技术主任玛丽·斯蒂芬博士(MaryStephen)告诉VOX,尼日利亚的医疗系统追踪到了人的密切接触者,发现只有一个人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

尼日利亚确诊第一例后,其他国家迅速采取了行动。津巴布韦、加纳和尼日利亚等国家宣布禁止大型集会,关闭学校并采取了重大封锁措施。3月中旬,苏丹等一些国家对来自欧洲、中国和美国的旅行者关闭了边境。

实际上,只花了几周,而不是几个月的时间,非洲整个大陆就对冠状病毒做出了反应。

4月19日,通勤者在登上肯尼亚内罗毕的公共交通工具之前,先要经过公交车站的消毒喷雾器房/VOX

但是,非洲大陆的反应并不统一,某些地方的应对措施是灾难性的。

例如,在肯尼亚,政府最初通过实施宵禁而非封锁措施以遏制病毒传播。专家说,“宵禁”政策的制定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宵禁要求人们从黄昏到黎明都呆在家里”,但是许多工人很难在宵禁前回家。警察还残酷地镇压违规者,甚至开枪射杀青少年。3月下旬,与宵禁相关的警察枪击致死人数超过了该国COVID-19死亡人数。

在坦桑尼亚,民粹主义总统JohnMagufuli也在试图尽量减少冠状病毒的威胁。4月初,Magufuli告诉他的公民继续参加宗教仪式,因为唯一可以战胜疾病的方法就是神的帮助。Magufuli上个月说:“冠状病毒无法在耶稣基督的身体中生存,它将燃烧。”“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参加圣餐时并不感到惊慌。”

但总的来说,不像巴西、墨西哥和美国,非洲大陆的当权者,很少否认冠状病毒将导致的巨大危机。

从4月20日开始,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计划在全非开展多万次新冠病毒检测。这只是一个开始,甚至连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约翰·恩肯加松也指出,在未来三个月中,超过10亿人口的非洲大陆可能需要进行万次测试,但是目前仍然有巨大的检测缺口。

据王晓春介绍,非洲的诊断试剂主要是来自捐赠,一方面来自非盟和非洲疾控中心,一方面来自世界卫生组织,但随着病例的增加,每一个病例都涉及大量密切接触者,找到密切接触者要做大量检测,“检测一方面需要设备,需要试剂也需要其他检测辅助用品,比如说采样拭子和运送培养基,需要做好保障才能够扩大检测工作。”

感染还是挨饿?

非洲迅速的反应也许足以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不过,真正令专家们担心的是,非洲的结构性问题——脆弱的政府、卫生保健系统和粮食不安全。这些都可能毁了此前为阻止冠状病毒肆虐非洲大陆,已经进行的相关工作。

在重大公共卫生危机期间,政府的介入和领导力至关重要。但在非洲,只有少数几个国家的政府,包括南非和卢旺达,有资源在街道巡逻,或向公众传播正确的健康信息,更不用说为受经济影响的脆弱人群提供紧急的社会安全网。

即使政府希望在危机期间投入更多资源,但大多数国家还欠美国、中国或欧洲国家大量债务。

因此,毫不奇怪,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领导人正在推动大规模债务减免,将其作为抗击疫情的最佳方法之一。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二十国集团(G20)代表着世界20个最富裕的经济体,它们已经“同意冻结低收入国家的双边政府贷款还款至年底。”

但是来自非洲联盟的特使恩戈兹·奥孔乔·伊维拉(NgoziOkonjo-Iweala)并不满意。“我认为到今年年底还不够,我们需要两年的时间。”她上周告诉《政客》杂志,“我认为这才能为非洲国家提供喘息的空间,使其能够应对这次大流行带来的严重后果。”

中国作为非洲大陆最大的债权国之一,对大规模减免债务的想法持反对态度,原因是担心它可能会为免除债务树立一个不好的先例。

专家们说,如果没有大规模和长期的债务减免,大多数非洲国家政府几乎不可能有效地抗击这种疾病以及其带来的巨大经济影响。贸易放缓和失业等经济问题,必将使非洲的贫穷和饥饿更加严重。

在南非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工作的布莱恩·鲍格特(BrianBogart)表示,全球经济放缓将对世界粮食分配体系产生深刻的影响,粮食生产者将难以获得信贷,以及投放市场所需的供应链。

在埃塞俄比亚,已经有超过万人失业,非洲大陆的GDP今年预计将急剧下降。失业将使人们对食物的需求更加紧迫,这反过来又会使社会疏远措施难以维持。

据预测,包括南非、安哥拉在内的非洲国家,今年的GDP将会负增长/BBC

在非洲,因为穷人没有资源或财力储存大量食物,他们通常都是当天购买。而任何一天不工作,对非洲居民来说,都意味着没有钱购买食物。

非洲人的大部分收入都用于购买食物。相比之下,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年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只有9.7%用于食品消费。这是一个主要问题,甚至在冠状病毒侵袭之前,非洲大约1/5的人口(约2.5亿)仍无法可靠地获得食物,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已有25%的人口营养不良。

因此,人们争夺食物的混乱场面变得越来越普遍。上周在肯尼亚内罗毕最大的贫民窟基贝拉,在一次发放免费面粉和食用油过程中,饥饿的人们就发生了踩踏,导致数十人受伤,两人死亡。

肯尼亚内罗毕最大的贫民窟基贝拉/纽约时报

农业生产者不仅要面对冠状病毒的挑战,而且还要面对破坏作物和牧场的蝗虫的侵害。专家们预测,非洲第二次蝗虫灾害可能比两个月前严重20倍。

水也要花钱。当一个家庭不得不权衡营养和卫生,用肥皂洗手20秒钟就很难实现。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对于非洲数以百万计的人来说,为了避免感染病毒,持续数天待在家中不工作根本不现实。正如非洲卫生专家亚历克斯·德瓦尔(AlexdeWaal)和保罗·理查兹(PaulRichards)上周在BBC的文章中所写的,“对穷人来说,感染病毒只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不工作,他们却肯定会挨饿。因此,他们宁愿选择前者。”

2月,蝗虫在肯尼亚马萨比特县的一个小镇拉伊萨米肆虐,人们在树下寻找庇护/纽约时报

参考资料:

1.Africahassofarbeensparedtheworstofthecoronavirus.Thatcouldsoonchange.VOX

2.“杀死我们的将是饥饿,而不是新冠病毒”.纽约时报中文网

来源:“医学界”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zengguofanjs.com/mgsd/6643.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